Tag Archive

薛柏松:擂响生命的锣鼓

薛柏松:擂响生命的锣鼓

五月 13, 2011 No Comments

薛柏松:擂响生命的锣鼓 人民网河南频道讯 2009年8月12日,一场别开生面的《大锣鼓经》薛柏松戏曲打击乐演奏会在郑州香玉大舞台擂响,观众如云,好评如潮。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名字——薛柏松,一夜之间不胫而走,成为红遍大江南北的传奇人物。 走进薛柏松 薛柏松,祖籍渑池县仁村乡坻坞村人,当年令清乾隆帝龙颜大悦的“坻坞贡米”,就生产与此。其实,薛柏松祖辈极其贫困,父亲薛立法当时在生产队负责喂牛,每天起早贪黑地割草,夜里就住在牛棚。偶尔还去街上支个摊位,修鞋为业,靠此来养家糊口。而母亲赵秀花天生有副好嗓子,是一个嗜好唱戏的业余演员。因邻村洪阳乡刘村有个戏班,人数紧缺,就专门请赵秀花到刘村戏班,再三邀请之下难以推迟,赵秀花便带着丈夫、大女儿薛爱玲举家搬迁到了刘村,到了刘村后,赵秀华在戏班唱戏,薛立法在家做家务,抽空还可以在街上支摊修鞋,薛爱玲在村上学堂读书,一家三口过着清贫而实在的生活。 1967年10月,本文主人公薛柏松就出生在这样一个家庭。 在文艺圈里生活过的人都知道,在过去的中国,唱戏属于下九流,名声不好听。在剧团、戏班里从事打击乐的人更是被人忽视的角色,所得到的工资待遇也是最低的。特别是大锣小锣铙钹手,在剧团从来不被人重视。但是,他们也需要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也需要从小就打下坚实的基础,需要经过伤其筋骨的痛苦煎熬,有点权势地位的家长都不会将孩子送到那里去吃苦遭罪。 人类不衰的激情总使人类永远保持探索向前的活力,总能在熟悉的一切中投身到一个陌生的新世界。 1978年夏天,11岁的薛柏松刚上完小学三年级,而姐姐马上就要上初中,弟弟尚还幼小,体弱多病。懂事的他决定离家创业,说服父亲薛立法多次去找渑池县豫剧团书记周易印和业务团长杨素玲,终于打动了领导的心,破例收留了这个幼小而懂事的小柏松。进团后,小柏松开始了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的基本功训练,从小锣练起,每天早起必须用小锣槌敲断一块砖,才有吃早饭的权利。大部分参加乐队训练的人忍受不了枯燥都半途退出了,小柏松不但坚持了下来,最后竟练成一个人打四件乐器:大锣,铙钹,小锣和棒子。 小柏松是个听话又勤快的孩子。“眼里有活”的他还主动去帮忙制作团里老师演出的道具,所到演出地,勤快地装卸道具,上前装置舞台,调配灯光幕布,去街上贴演出预报,深得团里人喜爱。 小柏松的童年就是在锣鼓声中度过的,在旁人看来是那么的枯燥而单调,其间还夹杂着更多的辛酸和血泪。 当年的渑池豫剧团刚刚成立,团里也没有自己的食堂,团里的人只得到附近的渑池县汽车队食堂搭伙,小柏松个子又瘦又矮,甚至够不着递饭窗台,时间久了,就连厨师也看不过去,总愿意多盛点东西,得让孩子吃饱,从不管他手中的饭票是多是少。 在外演出的小柏松时常想念自己的爸妈,却没钱回家,因为自己不是演员,只是一个极不起眼的小锣鼓手,甚至向团里领导借钱也不同意。倔强的他就在剧团附近批发冰糕,然后骑自行车走街串巷去吆喝零售,批发二分,卖三分;批发三分,卖五分。有时候一天可以赚上个三块两块的,糟糕时候就怕没人买,冰糕时间一长全部花成了水,那就得赔钱,有时还碰上村民用鸡蛋来换,改天又得换作去卖鸡蛋了。 1979年的一个冬日,小柏松随团到山西省垣曲县礼堂演出,装置追光灯时,一脚踩空从舞台高处掉下,右胳膊粉碎性骨折,送到医院昏迷三天才清醒过来。睁开眼睛,看到了病床前从河南老家赶来的父母,还有表情又惊又喜的师兄弟们,一动右手却没有知觉,随即联想到往后不能再敲锣的情形,开口第一句话便问:“我以后还能继续敲锣吗?”父亲听后转身抹泪,母亲大哭,在场的很多人都哭了。 命大的小柏松是坚强的,一年后的他又回到了剧团,继续执著他深爱的打击乐事业。 童年的小柏松流过太多辛酸的泪,甚至还难免欺负受伤的时候。因为当时唱戏的人是被人看不起的,但是看戏又得买票的。有一次,剧团在山西省万荣县翟店乡下演出,小柏松和同事唢呐手张廷军帮忙团里验票把门,被当地的社会青年打得遍体鳞伤,脸都打变形了,身在异乡的他们张口呼救却无人理睬,换来的是更多的木棍和脚板,直到昏死过去,那些人扬长而去。小柏松说,演出把门挨打是常事,但这是最重的一次,被打的他们在团里躺了三天才勉强可以起床上班。 如此的坎坷委屈,并没有阻止小柏松对锣鼓打击乐的热爱,一直到1988年底,他才离开工作岗位——渑池县豫剧团。 离开了剧团的薛柏松,而后在渑池县交通局县乡公路管理站做过临时工作人员,帮别人开过车,还开过餐馆,自己下厨,经营生意。后来得到姐姐支持,自己买了一辆货车开始跑运输,并开了一家汽车修理厂——豫西宏达汽车修配站。 薛柏松始终对打击乐和戏曲充满执著。1998年薛柏松在渑池县首开先河,创办了“名人戏曲茶楼”。后由于经营不善,只得关门。2004年春,永不服输的薛柏松开始南下做生意。衣锦还乡的他于2006年拜师洛阳文化艺术学校讲师陈彦森的门下,重温和感受锣鼓打击乐的演奏和给他带来的快乐。 解读薛柏松 无论是戏曲还是打击乐,对于我这个南方人,是标准的门外汉,让我深深吸引的是薛柏松的个性和思想和震撼心灵的锣鼓声响。 年少的薛柏松就谦虚好学,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每逢剧团放假闲暇,就喜欢找年长艺人探讨交流,为此结识了渑池曲剧团著名表演艺术家王荣光、著名鼓师贺遂义及其学生张玉虎;曲剧名家周玉珍父亲周易谦(名曲胡师)、叔父周易印(三弦琴师);洛阳知名编剧李学廷;国家一级编剧姚梦松;湖北十堰曲剧团音乐设计侯奎玉;三门峡豫剧团《清风亭》导演及音乐设计张怀奇、导演张铁良、司鼓许保勋;渑池县豫剧团音乐设计衡声晨(编剧兼唱腔音乐设计)、刘成国、林明学(导演);马金凤剧团早期司鼓芮克功、雁金柱;洛阳市豫剧二团司鼓朱红斌、朱文彬、陈宏伟;三门峡市豫剧团鼓师谷战卿、张建坡;渑池县豫剧团司鼓杨石贵;渑池县曲剧团司鼓安建国;义马矿务局豫剧团团长郑书功、司鼓张志军。这些艺术名家成了小柏松的良师益友,在他的心灵深处有了对传统的戏曲打击乐更新的认识,锣鼓门径豁然开朗,深深爱上音乐世界里那个丰富的天地——打击乐。 打击乐,也就是俗称的武场面,律动、明快、刚健、有力,源远流长,从古至今被人们所喜爱,因为那是最原始的音符。 “打击乐的节奏是最贴近心跳的,只要有心跳,你就会喜欢。”薛柏松如是说。 淳朴善良的薛柏松知道观众是天。1983年冬天的一个夜里,剧团在山西省万荣县乡下演出,节目结束散场后,因演出把门被打伤不久的小柏松和张廷军听到剧场舞台前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大娘,在寒风中呻吟咳嗽,上前一阵寒暄后得知其家人走失,没有人接送。二话不说,小柏松赶紧买了一把手电,给老人递上开水和馒头,随后冒着刺骨寒风,与张廷军两人轮换拉上架子车送其回家,十几里乡间小道,来回两个多小时,回到团里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 薛柏松自幼选择了打击乐,一直与戏曲结缘,和戏曲演奏名家演员广交朋友。近些年,他又结识了河南省剧协主席、河南省豫剧二团团长李树建,豫剧红脸贾庭聚,豫剧名丑范军、金不换,豫剧名家王素君、任洪恩、崔玉荣、崔玉萍、边玉洁,曲剧名家胡希华、周玉珍、李振乾,青年表演艺术家许小国、白军选、田冠军、王鹏、王娟,还有“当代中国十大曲剧名角”郭秋芳、邱全福、孔素红、姚军良、刘志学、张晓红,豫剧板胡演奏家王振科、陈丽娜、李健欣、李正五、张万芹,当代曲胡演奏家梁献军、闫平信、张付中、孙振军,实力派打击乐手张万民、栗毅、吴宝福、石学六、石学仁、石振虎、董彦民、黄胜利、张磊、陈立安、谷战卿、冯振涛、冯开放等。这些名家名角演奏手也成了薛柏松良师益友,经常在一起探讨交流戏曲舞台艺术。 薛柏松就是这样一个热爱生活、敢爱敢恨的豫西铁汉,童年不幸,家境窘迫,漂泊四方,善恶真假见的多了,悟得透了,所以骨子里有真东西,自然会派生出大气象来。 擂响锣鼓经 2008年的一天,薛柏松从陈丽娜老师手里获得一本《豫剧锣鼓经》,令他爱不释手,天生爱琢磨的他想到了很多很多,譬如说,如今音乐教材中民间打击乐教材甚少,甚至没有;还有,豫剧如今在大江南北广为传唱,名家名角如云,却没有一部着力推崇的电影或电视剧;还说,他还没见过一次打击乐专场晚会,也没发现有专业打击乐团队和锣鼓专卖店;又说,后台锣鼓手总被忽视,连评个职称的名额也难以争取,他自己在1983年在渑池县豫剧团就亲身经历,当时团里有24个正式工指标,全部给了前台演员和其他员工,而后台的打击乐人员连考虑都没有,广大打击乐手的名分和地位实在太可怜了。 这些想法一直在薛柏松脑海萦绕。今年夏日,他和义马市蓝天清水戏曲茶楼总经理郑桥水来找我,请我出面策划办个打击乐专场,我对这个思路和题材眼睛一亮,对这个老友充满钦佩。 我随后拨通了好友河南省艺术研究院李云的电话,想请他出任导演,得知他正在湖北襄樊排演《山野秀才》,这是一部为文化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献礼的现代豫剧,后来获得巨大成功。 7月初,李云从北京回到河南邀我见面,我领着薛柏松前往。大家很快达成共识,把传统打击乐和薛柏松的艺术人生结合起来,贯穿一位从小开始进剧团学打锣,将自己的青春年华献给戏曲事业,却时时处处被人看不起的故事。这也就是《大锣鼓经》演出剧本的雏形。 说干就干,薛柏松便找到老师陈彦森、师兄朱红斌帮忙,老师和师兄听后非常兴奋,很快召集了20余位锣鼓手,组成乐队。随后,我们又找到国家一级编剧姚梦松,开始创作剧本。 经过近一个月紧张有序的排练,8月12日,《大锣鼓经》——薛柏松戏曲打击乐演奏会在郑州香玉大舞台擂响并获得圆满成功。 次日,河南省艺术研究院就该场演奏会展开了专题讨论,院长方可杰、副院长杨扬、书记师东坡、研究员刘景亮、谭静波,河南省戏剧家协会副主席姚金成、秘书长陈涌泉等到会并发言,大家对该场演出给予了肯定,也提出折子戏、身段戏和投影屏幕等形式表现打击乐的合理化建议。最后,方可杰院长说到,这是一个划时代的创意,填补了戏曲演奏没有打击乐专场的空白,应该载入音乐发展史史册,应该作为一个课题来研究其学术价值,尽快让薛柏松申报戏曲打击乐传承人,并提议创作以薛柏松献身打击乐为原型的剧本,推上豫剧舞台。 薛柏松现为中国戏曲协会会员、河南戏剧家协会理事、中国第四届戏曲“红梅奖”河南选拔赛金奖得主、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戏曲打击乐传承人。 在器乐演奏中,锣鼓的声音是最具震撼力的。而薛柏松就是一个挑战自我、追求完美、用铿锵的脚步敲响青春和生命锣鼓的人。 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今天薛柏松领头擂响中原,明日就可以擂响中国。他们所擂响的每一段音乐都是对生活、对人生的真实体验,用自己认为最精彩的方式诠释来自心灵深处的声音和感动。(王松兴  来源: 中新网 )

襄城县王洛镇政府170万绿化款打水漂(转载)

6年前,河南许昌襄城县王洛镇政府在当地一家餐馆三年累积70万元“猪蹄款”打白条事件,备受媒体关注。最近,王洛镇政府斥资170万元“绿化款”打水漂事件遭村民联名举报,反映该镇村村通公路两侧绿化苗木成活率不足5% ,再度映入媒体的眼帘。 据王洛镇白塔寺郭村(郭庄村)村民反映,他们邻村北高庄村、朱庄村、殷庄村、双楼闫村的村村通公路两侧的绿化工程是典型的“花架子”工程,存在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 形式主义在于,2017年春公路两侧的绿化苗木承包方,“只管种不管活”,成活率微乎其微,有的路段不足5%。几个月后,怕县领导检查发现,又连夜安排人把枯苗全部拔光。摆在眼前的事实是,如今公路两侧的苗木全是2018年春镇财政重新拨款新载的,2017年春栽种成活的所剩无几。近日,媒体在村民的带领下,驱车数公里,仅发现一棵尚存(如图)。 官僚主义在于,公路两侧的绿化工程承包没有经过招投标,全是刚上任的王镇长一言堂,竟指定自己的二婚妻子弟弟(鄢陵县人)作为承包方,并安排镇财政直接拨款近170万元“绿化款”。小舅子有了姐夫镇长职务的撑腰,在老家廉价购买了法国梧桐树、塔松、桃树、杏树等苗木,拉到王洛镇,从选苗、起苗到运输到栽植,几天搞定就算完事。之于后期养护,却没了人影。 据一知情人士透露,王镇长叫王建伟,原襄城县政法委副书记。2017年2月27日,王洛镇第十六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召开,王建伟被选举为王洛镇人民政府镇长,现为王洛镇党委书记。2017年3月份,王洛镇财政确实有一笔拨款,近170万元,用于“绿化”。(张昊 马艳)

以文化人 史家治百幅书作捐慈善汇聚力量

3月16日上午,著名书法家史家治百幅书法作品捐赠仪式在郑州慈善总会会议室举行,郑州慈善总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王万民接受捐赠。 在交流中,史家治和郑州中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对下一步与郑州慈善总会深入合作进行商谈,初步达成以郑州慈善总会为平台,以慈善基金为依托,广泛开展助学、安老、济困、助残、文化建设等各类慈善活动。 史家治现为中国书画家杂志社社长,荣获2016、2017、2018、2019连续四年“全国两会重点推荐艺术家”荣誉称号。其作品入编近百部书画集,其书法作品被海内外友好知名人士以及展馆收藏。史家治先生热衷社会公益事业,先后组织举办了第一届至第十四届海峡两岸书画名家作品展,在北京、天津、浙江、甘肃、福建等省市创办了中国书画家杂志创作写生基地,多次组织弘扬老子、孔子、韩愈、钟繇、列子等优秀传统文化活动,多次举办赈灾义卖活动。(王松兴  樊麦会)

尹派宫式八卦掌第五代传人陈中磊收徒郑一鸣

叩拜八卦掌祖师先师 敬呈拜师帖行弟子礼 传授八卦门独门兵器 弘扬中华文化,传承武术精神。3月9日,尹派宫式八卦掌第五代传人陈中磊收徒郑一鸣仪式在郑州特味村美食生态园举办。尹派宫式八卦掌第四代传人王东升携师弟八卦掌第四代传人高宏伟、八卦掌第四代传人杨金堂、八卦掌第四代传人万小三、八卦掌第四代传人丁遂江,徒弟八卦掌第五代传人龙立海、八卦掌第五代传人陈举烽、八卦掌第五代传人陈中磊、八卦掌第五代传人罗志豪,徒孙八卦掌第六代传人郑一鸣叩拜祖师先师,举办收徒仪式。河南素觉商贸有限公司董事长于广瑞,郑州约汗健康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子帅,郑州汇健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孙辉,少林永化堂联谊会副秘书长郭钰城(法号:释行钰),郑一鸣爷爷奶奶及父母亲朋好友一百余人出席见证。 八卦掌是中国传统武术的重要拳种之一,它与太极拳、形意拳共称为内家三大拳术,是广大武术爱好者熟悉的传统健身、强体运动。八卦掌自董海川(1797年—1882年)在清朝末年在北京首创始传,经过一百多年的流传,因人而异形成了许多风格不同的流派,分为尹派、程派、梁派、史派、宫派、李派、孟派等,遍及全国。 说起尹派,不得不提及董海川的得意大弟子、尹派八卦掌创始人尹福(1840年-1909年)。后尹福招收了大内高手、宫氏八卦拳创始人宫保田(1870年—1943年) 。宫保田被董海川相中,亲授八卦秘宗和八卦拳谱,成为正宗八卦游身连环掌的第二代传人。后烟台市第一届武术协会主席张极甫(1915年-2009年)成了宫宝田收的最后一个徒弟,即关门弟子,成为八卦掌第三代主要传人,尹派宫式八卦一代掌门。张极甫在世时招收的全国徒弟众多,王东升是张极甫河南正宗传人,尹派宫式八卦拳第四代传人。 当天收徒的陈中磊,是河南广播电视台《天镖门》栏目武术指导,系王东升徒弟,即尹派宫式八卦掌第五代传人,排强字辈。因此当天拜师的郑一鸣当属八卦掌第六代传人,是毅字辈门人。因为八卦掌传承辈分“海福寿山永,强毅定国基。昌明光大陆,道德建无极。”这一天对于郑一鸣来说是最幸福开心的一天,当天拜师日又是他的十二岁生日。他走完了童年,进入到了少年,奔向的是他激情多彩的青春岁月。图为郑一鸣与双胞胎弟弟和父母、师父、爷爷、奶奶、师爷、师奶合影留念。(王松兴 郑成)

郑州老四海鲜烧烤总店店面升级贺30年店庆

3月8日,农历二月二,恰逢三八节。郑州老四海鲜烧烤总店店面升级,贺开业30年周年店庆。 实现后厨与大堂油烟分离的特色,食客在躲避油烟味的同时又享受到了传统烧烤的满足味道。 开业30年,不忘初心,始终坚持选用鲜活产品,都是原产地进货,不用冻品,保证菜品质量。 传统的味道不会因为城市的日新月异而消弭,让人情不自禁怀恋。老街,老店,老味道……(王松兴 曹景帅)

少林高僧释德朝探访郑州齐爷庙住持张千恣

2019年3月7日,农历二月初一。少林高僧释德朝慕名参拜郑州齐爷庙,探访了多年好友、齐爷庙住持张千恣。他们相互从少林寺曾经相处的过去,再到齐爷庙的发展远景,还有院线电影《飞天达摩》的合作,茶助谈兴,其乐融融。(王松兴 宋亚晓  袁文峰) 德朝大师一生修行少林武学,精通少林各种十八般武艺。同时用全心精力研究禅武,并悟出自己独特的禅学。2018年9月26日,少林高僧释德朝大师宣称要着手拍摄禅宗院线电影《飞天达摩》,亲自主演,现有众多少林高手及弟子鼎力加盟。 张千恣,原名张建华,法号行吾,安徽阜南人,毕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蒋采萍工笔重彩高研班。系少林寺第三十代住持喜公禅师得意弟子德昭大师的入室弟子。现为中国禅学艺术研究院常务理事,少林达摩初祖书画院院长,郑州齐爷庙住持。 齐爷庙全称齐天大圣庙,始建于大清乾隆卅六年(公元 1771 年),原庙位于郑州市中原区石佛镇洼刘村村西,坐北朝南,为一进四合院,建有山门、大圣殿,以及厢房数间。据古碑碑文记载,当年,洼刘村民崇敬古典名著《西游记》中描述的那位不畏强暴、驱邪匡正、神通广大、寻求真理的齐天大圣孙悟空,于是筹资建造了这座齐爷庙。在中原乃至全国,单独为齐天大圣建造庙宇者,此庙可谓“天下唯一”。 清末民初战乱频仍,庙宇疏于修缮管理逐渐荒废,所幸两尊行者雕像尚保存完好,民国十三年,村民将神像移至村南柳夫子庙暂时安放,再后柳夫子庙和神像也被毁坏,原址上只留下残垣断壁碎砖烂瓦。近几十年各种宗教纷纷重兴,而城中村改造刚好给重建齐爷庙提供了机会,于是在几位德高望重村民的提议下,本村及邻村部分乡民踊跃集资,重建了齐天大圣庙。大圣殿内供奉有孙行者活塑及关公观世音菩萨各一尊,旁殿供奉有玉皇大帝王母娘娘塑像各一尊。据当地村民讲,之后庙前空地是小集市,每年农历二月初五的齐爷庙会就在这里举办。 重建的齐爷庙位于现在的洼刘新城南侧,座南面北,山门为四柱支撑门楼式建筑,门楼顶覆灰色布瓦。门柱前立有两尊石狮,门轴旁竖立抱鼓石。门楣悬匾上书镏金大字“齐爷庙”,枋额彩绘孙悟空“逍遥天下”图,背面枋额彩绘“大圣大闹天宫”图。山门两侧粉墙覆黛瓦,右侧另开偏门,由偏门进入院内就是西侧厢房的明廊。院内东西两侧各有厢房五间,明廊由红色木柱支撑。与山门相对就是大圣殿,大殿面阔三间单檐硬山式,顶覆绿色琉璃瓦,正脊饰以绿色琉璃质二龙戏珠,殿内供奉重塑的齐天大圣像。

洛阳北郊机场实现地空防控新跨越 保障出行安全

人民交通网(梁东阳 通讯员 王松兴 )讯  经过近一个月的施工和调试,洛阳北郊机场将现有100余个监控摄像头纳入同一监控平台,实现了平台统一、使用统一、指挥统一,实现了集约管理、专人值守,实现了机场空防安全建设的新跨越。 机场视频监控建设起始于2006年。多年来,各部门陆续建设使用各类视频监控系统共13套,从仅仅覆盖安检现场到实现航空器活动区、公共区域和重点部位全覆盖,在分院空防安全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受限于当时的科技水平及资金,机场在视频监控系统规划建设方面未能实现统一规划建设,导致现有的11个视频监控系统存在互不联通、各自为战、难以融合等问题。为推进监控系统建设和应用,公安分局在机场党委的支持下,启动了机场监控系统整合项目。机场领导在施工期间多次到现场对监控整合项目进行检查指导,听取进展情况,对项目建设提出要求。分局安排人员全力做好施工协调和监理等工作,分局要求施工方在航班间隙或者航班结束后施工,确保断电施工不影响飞行教学训练和航班运输生产。 监控整合项目完成后,在新建监控室实现将现有数字监控进行链路整合,集中至集控室统一管理,实现信息化网络互连互通、信息资源共享,实现大屏幕随时切换实时监控摄像头覆盖区域。 为增强监控实战效果,机场还专门组织对现有监控人员进行培训,建立了交接班制度、监控查询调取制度、监控室值班制度(职责)等一系列管理制度,要求值班人员熟练操作监控系统进行视频巡逻,推行“监巡一体化”,实现“视频监控与地面巡防”互补的工作机制。

海瑶时代发展古树茶特色产业给力脱贫攻坚

2019年3月5日下午,海瑶时代董事长杨美媛专程登门拜访了中国茶文化研究会理事,云南省社科院研究员、中国茶文化研究会理事、滇濮茶人蒋文中教授。 杨美媛董事长与蒋文中教授就普洱茶熟茶的制作工艺和如何挖掘更多古树茶,帮助茶农致富,打造海瑶时代以及古树茶保护、采摘、制作等几个问题进行了深度交流并达成重要共识。他们一致认为,习总书记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为深山老林的茶农发家致富指明了方向。“做强古树茶,走出脱贫路”是他们这次访谈的主要话题及共同的心声。 海瑶时代不忘发展宗旨:整合资源,打造品牌。近些年,,海瑶时代致力于发展古树茶特色产业给力脱贫攻坚,依托深山老林得天独厚生态优势,充分利用古茶树的自然资源,使得古树茶产业真正带动深山老林群众,“靠山吃山,挖掘更多的古树茶”。海瑶时代就是要结合蒋教授的制茶工艺,找出一条集发掘,科研,生产于一体,发展茗茶名饮,积极带动茶农走上真正脱贫致富之路。(王松兴  徐辉山)

全脑思维圣童工程牵手山东莱州 弘扬国学文化

最美中国媒体报道团(史家治 王飞 徐利亚)报道:2019年3月5日,即将开园的山东莱州市中泰十里庄园幼儿园园长常丽受邀香港群峰忠国教育集团董事长李群峰参观学习,双方达成战略合作关系。 据了解,香港群峰忠国教育集团成立于2009年,奉行“为帮助天下孩子早日成才而全力奋斗”为使命,以弘扬国学文化,培育世纪圣童为宗旨,面向全国推广《全脑思维圣童工程》系列课题以来,在全国得到广泛推广和应用。圣童工程项目是由以李群峰导师为首的专家团队,经二十多年的潜心研究,吸取了国内外100多位专家之精华,结合中国五千年优秀传统国学文化之智慧,借鉴了美国全脑教育理念和日本右脑开发技术,得到社会教育界高度认可和一直认同,从小让孩子学习做人的智慧,从小让孩子学习国学智慧,知对错,辨善恶,明是非,懂人情,守规矩。旨在为社会培养一批德才兼备,文武双全,忠孝两全的复合型人才。

澳洲河南商会与香港铜锣湾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2019年2月24日,澳洲河南商会与香港铜锣湾集团正式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基于良好的信任,共同携手, 就大陆区域和澳洲区域进行商业及文化旅游产开展合作。河南省政协副主席李英杰先生、河南省侨联主席董锦燕女士、香港铜锣湾集团董事局主席陈智先生、澳洲河南商会会长焦杨女士、河南省房地产业商会副秘书长陈珺玲女士、富饶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新成先生、澳洲河南商会副秘书长邓安涛先生等出席见证此次签约,并就双方的合作方向、合作内容、合作模式进行了深入的探讨。 据了解,香港铜锣湾集团是一家专业性大型商业地产企业,是中国 MALL 行业的创始人,是中国商业地产产业的重要奠基者,拥有“铜锣湾” 及“铜锣湾广场”两岸四地国际著名品牌及大中华商业资源联盟平台,集团近年来又进军文化旅游地产及海外项目拓展。澳洲河南商会于2016年11月15日在悉尼议会大厦揭牌成立,2018年12月5日,澳洲河南商会第二届理事会在悉尼召开,理事会理事一致举手表决,推选焦杨女士任澳洲河南商会会长。(王松兴)

周口市易经应用研究会召开第七届海峡两岸寻根祭祖活动预备会

为迎接2019(己亥)年祭拜伏羲大典暨第七届海峡两岸寻根祭祖文化交流研讨会,在周口市委、市政府的关怀支持下,周口市易经应用研究会于2月23日召开了预备会,确保祭拜大典和研讨会的圆满举行。 周口市易经应用研究会会长沈彩臣,副会长和富成、袁竟哲、许慧勤、王玉山,常务理事长陈群英,常务理事袁礼兴、王天增,理事李丙午、高天华、张新社、路朝阳等参加预备会。会议由中国易学文化研究院副院长、周口市易经应用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魏兴臣主持。 会议上,大家认真讨论,积极发言,保证各项活动按时、有序、高效进行。组委会统一部署,明确分工,确保来自全国各地及台湾地区易经文化学者在祭拜伏羲、关公之后,有充裕时间一起开展学术研讨和信息交流。为此,组委会决定开设首届易经运用学术讲座,邀请易学大师、名家现场分享他们的学术成就。组委会还将联合中国易学文化研究院评选推出中国易学文化2019年度特殊贡献人物及颁奖盛典。(周长安 王松兴 刘旭)